招财皇|脑筋急转弯
潯陽區 | 濂溪區 | 開發區 | 廬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區 | 柴桑區 | 湖口縣 | 都昌縣 | 廬山市 | 德安縣 | 永修縣 | 武寧縣 | 修水縣 | 彭澤縣 | 廬山西海

濂溪區十里街道“1+N”模式開辟城郊型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新路徑

九江新聞網訊(吳義珍)濂溪區十里街道發展集體經濟有過輝煌的歷史,曾引領全市、影響全省,被譽為“贛北第一街”。近年來,面對村級集體經濟發展的新挑戰和陣痛期,十里街道按照“立足濂溪、面向九江、放眼全國”的發展思路,創新打造城郊型集體經濟發展“1+N”新平臺,切實走出一條穿新鞋走新路的高質量發展之路,努力爭當全省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排頭兵。2018年,率先實現集體經濟村村過200萬元。

一、改革背景

一是集體經濟發展路子窄。大多數城郊村村級集體經濟來源比較單一、傳統,發展層級較低,主要依靠資產租賃獲得租金收益,存在一定的減收風險。比如,2018年,因棚戶區改造、退租等原因,濂溪區共有5個城郊村集體經濟出現下滑,最多的一個城郊村集體經濟收入減少62萬元。

二是集體經濟發展效益低。大多數城郊村村級集體總資產與盈利不成正比,普遍存在產出效率較低的問題。以十里街道為例,3個城郊村集體資產的市場評估價值約6億元,但每年的租金收入不到700萬,資產回報率不到1.2%。

三是集體經濟發展人才缺。一方面,大多數村干部年齡較大、學歷較低、經營管理經驗不足,發展村級集體經濟思想保守、創新意識不強,缺乏新思路、新舉措,習慣于求穩怕亂、按部就班。另一方面,專門聘請專業管理人才,沒有很好的平臺承載,且怕增加負擔、增添風險。

四是集體經濟發展機制舊。在原有的激勵考核機制中,村級集體經濟發展的快與慢、好與壞,與干部的政治、經濟待遇不掛鉤或者關系不大,村干部發展集體經濟存在壓力不大和動力不足并存的問題,缺乏主人翁意識。

二、改革舉措

按照“小平臺有新作為、小路徑有新思想、小支部有新堡壘”的思路,堅持以問題為導向、以實干來破題,在形態上從“1+1”變成“1+N”,在區域上從立足濂溪升級為放眼全國,在深度上從線性思維轉變到級數思維,努力探索一條新時代城郊型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新路徑。

一是搭建“1+N”平臺。突破傳統的以村為單位單打獨斗發展集體經濟的做法,打造集體經濟發展“1+N”平臺。“1”,即以街道一家集體企業為牽頭單位,聯合三個村共同出資2200萬元,成立九江市濂溪區鉑金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作為承接鄉村振興戰略、實施資產資本運作的主平臺。“N”,即在主平臺之下,根據屬地資源優勢,成立多家二級公司,助推集體經濟發展。目前,已成立了建筑、物業、廣告、商業等4家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二級公司。

二是創新四項發展機制。一是創新集體企業產權模式。按照“一級穩、二級活”的思路,除了母公司--九江市濂溪區鉑金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確保為100%的集體產權外,二級公司產權結構大多采取集體控股、參股、合作等多種模式。比如,建筑、物業、廣告等3家二級公司均吸納49%的民營資本參與。二是創新企業用人機制。摒除傳統用人模式,面向全國大膽引進職業經理人主持集體經濟發展。目前,已成功引進一家央企駐九江公司的負責人和兩家大型民企高管加盟到“1+N”新平臺上來。三是創新村干部激勵機制。積極開展村“好班子好書記”表揚獎勵,將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情況考評分值占比提高到35%。同時,區財政安排財政專項資金,對村級集體經濟發展增量大、增幅高、效益好的行政村進行獎補,對村級集體經濟收入首次超過并連續2年達到10萬元、50萬元、100萬元、200萬元及其以上的,區財政一次性分別獎補工作經費1萬元、3萬元、5萬元、10萬元;村“兩委”班子成員年報酬從獎補當年起增加10%。四是創新員工激勵機制。健全了以基本工資、績效獎勵、股權激勵為基本內容的員工薪酬體系,充分調動公司員工的積極性、主動性。

三是強化黨建引領。一是建支部。及時成立九江市濂溪區鉑金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黨支部,并從集體干部隊伍中選聘了兩名優秀人員加入高管團隊,充分發揮支部在公司業務發展中的引領作用。同時,投入70萬元打造簡潔、舒適、高效的辦公環境和黨員活動場所。二是聚合力。在區級層面,成立以區委書記為組長的濂溪區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工作領導小組;在街道層面,成立以黨工委書記為組長,財政、土管、城建等職能站所為成員的支持集體經濟發展領導小組。對上爭取政策、對內整合資源、對下督促工作,形成集體經濟發展的強大合力。同時,將村級集體經濟發展納入基層黨組織書記黨建任務清單和述職評議內容,列入街道領導班子考核內容,切實把壓力傳導到位。三是重管理。在企業內部健全股東大會、董事會、經理辦公會及人事、財務、工程項目管理等多種制度,在街道層面健全例行審計、重大事項報告等制度,確保扣好企業發展壯大的第一粒扣子。

三、改革成效

一是發展活力在顯現。實行村干部政治經濟待遇與村集體經濟發展掛鉤后,基層干部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的內生動力、智慧力量得到充分激發,發展村級集體經濟的氛圍更濃、動力更足、成效更好。引入市場化運作模式后,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更具活力、更有后勁。

二是經濟效益在顯現。“1+N”新平臺成立以來,各個企業發展形勢良好。鉑金資產經營管理公司已接手運營超過3億元市值的街、村、居資產,建筑公司已實現營業收入超過1000萬元,物業公司服務的住宅面積超過60萬平米。預計年內,“1+N”新平臺將實現營業額5000萬元,利潤500萬元,解決就業300人。

三是民生效益在顯現。集體經濟“1+N”新平臺,既注重解決如何發展的問題,還注重解決發展為了什么的問題。街道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成立1家民生援助基金會,每年從"1+N"新平臺的利潤中,提取10%--30%的資金注入其中,用于解決民生及社會治理難題。

[責任編輯:吳金陽]

招财皇 黄金棋牌 重庆体彩百变王牌中奖规则 广西风彩快乐双彩走势图综合版 炸金花 单机版 看11选5开奖结果的软件 北京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重庆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二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青海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体彩19069期开奖